“零工经济”时代,谁主国人沉浮?

2018-12-20 10:48:55来源:享马微信公众号

 DE1412144F97E0D5D5EC21B533DB5C9A.png

 什么是“零工经济”?

“零工经济”是否能够真正地帮助企业和个人解决现状,我们是否理想化地对它给予了过高地期望?

 

 

 

“零工经济”时代即将到来

 

距离李开复12月5日在论坛上提出“无固定化雇主模式”不久,“零工经济”作为热点再次在国际上被翻出。

 

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《2019世界发展报告》,未来劳动力市场将日益变成“零工”(Gigs),而不是工作。并指出如何投资人力资本、提高全球竞争力将成为各个国家所面临的重要问题。

 

而在上个月爆出的宜家、宜信及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等众企业集体陷入全球裁员浪潮,仿佛时间才间隔不久。

 

再来看,法国爆发13年来最大骚乱,“黄背心”示威游行,而游行主体均为工薪阶层或贫困居民,事态也由抗议政府明年提高燃油税,发展到要求提高最低工资和降低税收。

 

相对比没有爆发骚乱的德国来说,有760万德国人在从事“迷你工作”(“迷你工作”,即工作时间少而灵活,收入不超过每月450欧元的工作。),而大多数是女性,并且其中,有280万人把“迷你工作”当做“第二职业”。而参考2017年德国权威医学机构公布的《德国癌症报告》里显示,全德国癌症患者约有400万人。而2018年德国总人口数约为8315万人。

 

全球裁员浪潮就业危机底层对改变工资收入水平迫切需求……这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新的时代即将到来,我们无法阻止新趋势的发展需求,但可以尝试接受并改变我们自己。

 

就像“零工经济”被世人所描述的那样,它将既能够解决企业降低用工成本,又能够解决人们的失业、就业、收入等问题。

 

 

 

“零工经济”与“无固定化雇主模式”

 

“零工经济”是否能够真正地帮助企业和个人解决现状,我们是否理想化地对它给予了过高地期望?

 

让我们先来了解下,什么是“零工经济”。

 

104DE74F5387BFE7614A83B5E7403878.png

《零工经济》黛安娜·马尔著

 

谈到“零工经济”,大多数人会联想到《零工经济》一书。其作者,美国巴布森学院客座讲师黛安娜·马尔卡希在该书中将“零工经济”(Gig Economy)定义为:

 

用时间短、灵活的工作形式,取代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形式,它包括咨询顾问、承接协定、兼职工作、临时工作、自由职业、个体经营、副业,以及通过自由职业平台Upwork、Freelancer.com等网站相信很多行业都能感受到互联网和数字技术带来的冲击,这种伴随着以数字化、网络化为基础的时代,孕育了共享经济的到来,并颠覆传统用工模式。


根据以上描述,让笔者联想到李开复的“无固定化雇主模式”,实际上二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但李开复的“无固定化雇主模式”还局限于社会精英类的从事脑力工作者,而本文所提到“零工经济”则属于广泛意义上的新型雇佣关系,平台将替代企业,成为用工的主要连接体。

 

这样看来,“零工经济”是“无固定化雇主模式”的进一步延伸和发展,它相对比前者更加直接。在“无固定化雇主模式”的基础上,加深了“平台”的重要作用,而更加“透明化、公平化”的需求对接关系,在即将到来的“零工经济”上将发挥重要作用。

 

2018年2月,根据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发布的《2018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》显示,2017年,我国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员工数约716万人,占当年城镇新增就业人数的9.7%。

 

由以上数据可以发现,共享经济的从业人员在总就业人口的占比逐渐增多。然而共享经济对中国的影响远远不止在市场上移动支付设备的共享,而之下对企业和非常规性工作主体的冲击,和就业结构的改变,持续并影响到未来AI时代的发展趋势,将会是灵活、多变且不唯一的动态关系。

 

A21A1A0DC6C14891938F63C12FB26DA5.png

 

早在2018年8月份,光明网就在其发表的《零工经济初长成》一文中,指出,零工经济是对劳动力的共享,是共享经济中的一部分。虽然当时的描述不够准确,却概括性地说明了“零工经济”的重要性。

 

而实际上,深入来说,“零工经济”里面有两个具体概念。一个是“零工”,一个是“经济”。

 

零工”代表的是劳动者的属性,将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企业——个人”唯一关系,而是以“时间短、灵活”的咨询顾问、承接协定、兼职工作、临时工作、自由职业、个体经营、副业等工作性质来得到体现。

 

而“经济”,意味着零工的工作方式,例如在该种工作模式之下,零工将会怎样作用于市场。而发生关系的过程,本身就是一种“经济”形式,所以经济关系,也即交易关系。因而,单纯的“零工”并不构成经济关系,因而当“共享劳动力”与市场没有连接体的情况下没有发生交易关系,构不成市场意义上的经济关系。

 

这样来说,“连接体”在“零工经济”中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

笔者曾在《李开复与中国AI时代下的“无固定化雇主模式”》中提到过,“无固定化雇主模式”该种新型模式之下,雇佣关系将会表现为“一对多”、“多对一”、“多对多”三种主要形式。同样,“零工经济”作为广义上的新型工作形式,也具备以上这三种表现形式。

 

 

“零工经济”下,

全球范围内TaskRabbit等平台掀起变革热潮

 

相对于传统意义上的雇佣关系来说,个人只需要与“唯一性”的企业建立起关系即可,但是在新市场经济环境下的“零工经济”时代,我们所需要的不仅是单一性的企业或个体需求了,我们需要更多的企业、更多的个体,因而如何在现实意义上建立起一种既能够保障企业,又能够保障“零工”个体的“连接体”成为当前全球范围内的重要任务。

 

据BBC指出,近年来,“零工经济”增势迅猛。主要表现为全球范围内以雇佣为主体的应用平台的兴起。

 

例如偶尔搅起国内腥风血雨的“滴滴出行”不仅将其业务涵盖“出租车”、“专车”、“滴滴快车”、“代驾”及“大巴”等,还将运营范围扩展至全国。

 

7E838B122418F3ABA86089FB8E4C679F.png

 

甚至在2018年8月播出的《十年二十人》栏目中,滴滴CEO程维表示了要将“滴滴出行”国际化进行下去的决心。目前滴滴相继已进军美国、东南亚、印度、巴西、南非、中东等部分国家。

 

DB546CF19C2AF4434CC32450C19C246A.png

滴滴出行创始人

 

此外,还有最初以类似eBay的拍卖竞价模式运行起家的美国跑腿服务平台“TaskRabbit”,是对“零工经济”时代具有较早预见性的平台,也将在全球范围内发力,力图将世界各地的自由职业者和发布任务的客户连接到一起。

 

自从2013年改变模式并采用集中管理系统后,在该平台上,可由受雇人自行定义其各类服务的收费标准。TaskRabbit该运营模式的创新性,对当时的资本集中拥有者是极大的挑战,因而引发抗议风暴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

D901352AD881EF1EB44156A7F387FA25.png

 

而不得不提的一点是,TaskRabbit允许受雇人可自由安排工作时间和地域。这就意味着TaskRabbit的出现并未对受雇人完成任务之余做其他工作形成制约。

 

虽然该平台对于“零工经济”时代有着较早且先进的预见性,并及早的代入,但与之优势形成鲜明对比的另外两个缺点也成为TaskRabbit在当今发展受阻的重要因素。

 

39DF6B654C0788B8B8880B343ECC5FCF.png

TaskRabbit雇员在安装宜家家具

 

一方面是,TaskRabbit平台内容多以组装宜家家具、擦地板到复印材料和装饰排队等为主,劳动性质以碎片化的动手兼职为主,并未与其工作形式的“可自由安排工作时间和地域”形成相应的匹配,虽然理念较为先进,但在实际应用中还是延续了传统兼职平台的保守性,并未形成实质的突破。

 

另一方面,该平台可将任务分配给最适合接受任务的15个人,在人员范围上受到局限,意味着投放在该平台上的任务雇佣方需要考虑其任务大小的问题,而一旦超越需求范围,则无法实现。

 

形式与内容没有得到真正的同步,TaskRabbit虽然在形式的创新上冲破了时间的局限,并有心在时代的大势中掌控全局,却因为内容的不对等在“零工经济”时代里显得颇为无力。

 

而滴滴出行虽然冲破了地域的局限,将这种出行方式通过移动互联的手段同步到各地,却依然无法摆脱传统意义“有效时间”内劳动和“有形”劳动形式的局限。

 

但TaskRabbit做不到的,国内“人脉共享”平台——享马,却做到了。

 

7f94d4b5c6b159a6181e4f2b7405ade.jpg

享马区块链董事长曾展和CEO陈斌,

作为中关村创业大街新闻人物登上大屏幕

 

在享马平台上,受雇人以“人脉共享”的新模式将“人脉资源”真正得到变现。不仅具备TaskRabbit平台允许受雇人可自由安排工作时间和地域,将“人脉变现”的范围在TaskRabbit平台15个人的基础上无限度扩大,而且突破了TaskRabbit平台“有形”劳动形式的局限,转变成更为高级的“人脉变现”。

 

这是享马平台对比TaskRabbit的取胜之处。

 

 

 

“30岁时该创业还是继续上班?”

 

从另一个角度,在全民“皆创业、不创业即失业”的社会背景下,国人们总能够燃起那份被燥热所烘烤的激情。

 

头条大号创业行动家近期曾发起过一期“30岁时该创业还是继续上班?”话题的问答,引发热议。

 

在该话题中,他以马云举例证明创业没有那么简单,并在后面引用了“其舅公因为儿子赌博输了钱选择再创业”的故事证明了创业是唯一能暴富还债的办法。

 

先不论前面的结论是否正确,但最后一句“生活不易,选择能让你生活又能让你舒服的方式过下去吧。”,却说出了我们无数平凡人的心声。

 

但是,除了以上两种思路,笔者想问,是否还可以应用享马第三种思路呢?

 

这种思路不仅能够实现更加自由的“工作时间和地域”,在不影响全职或其他工作的前提下进行,以“无形”劳动形式为工作模式,而且可以将“创业”思维揉进工作形式。

 

而正像所有创新平台所具备的那样,享马以“人脉共享”平台踊跃的姿态在“零工经济”即将到来之前,展现出其广博的人文情怀。

 

不仅将“零工”的劳动者划归到全民即可参与,更是将受雇人的工作成本降至“0”。在变现形式上,一改传统意义上“有形”劳动变现模式,率先采用“人才变现”、“人脉变现”的无形资源变现模式。这也是享马比美国跑腿服务平台“TaskRabbit”的根本取胜之处。

 

运用最先进的区块链技术,“透明化、去中间商”的模式,打破旧有固陈思维的弊端,该平台真正实现了C端和B端的有效连接。

 

66F5157FCBC67D0F998DEBD2E5E03652.png

享马区块链任务中心

 

因而在享马之下,你无需再考虑类似“30岁时该创业还是继续上班?”的问题,因为通过享马平台的“人脉共享”,你既可以进行创业,又可以继续上班,二者可平行进行。相对比长期创业的风险性,通过享马平台,你既可以获得短期收益,又可以获得长期收益,不至于出现因为“一朝创业,家破人亡”的问题。

 

另外,如果真如前面的BBC所说的那样,TaskRabbit打算将全世界所有的自由职业者和客户连接到一起。意味着TaskRabbit如果可以实现将全球的自由职业者和客户连接到一起,但并不打算突破传统任务平台局限的情况下,人们的现状仍然无法得到有效改变。

 

与其等待TaskRabbit或其他任务平台给予就业出路,国人们为什么不就近应用已有的、且更为适合“零工经济”时代需求的享马平台呢?

 

而倘若德国那些热衷“迷你工作”的老百姓,知道有通过“人脉”即可变现的享马平台,估计做梦都会笑出声吧。当然,这要看享马进军国际的步伐了。

 

(作者:郭笑)

 

· END ·


 

 

将为您减少类似内容
我要收藏
个赞
不感兴趣分享到
微讯社友
匿名评论 开心微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