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美妆公司到美妆科技公司,新赛道出现了

2019-04-09 09:22:55来源:

 欧莱雅的下一个竞争对手,也许是小米。

文|晓晓
近日,资生堂与天猫创新中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并成为业内首家设立阿里巴巴战略合作办公室的国际企业,标志着资生堂的数字化转型进入新阶段;联合利华宣布原亚马逊电商高管Sunny Jain为美容和个人护理总裁,并于2019年6月正式任职。
重视电商和数字化只是一方面,过去几年,外界可以很明显地感知到美妆巨头们在科技方面不遗余力地投入。而今年,欧莱雅集团高调喊出“要做第一家美妆科技公司”的口号,无疑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。
从大的趋势来看,美妆企业下一阶段的竞争壁垒已经显现,它在于美妆与科技的结合和运用。
从卖产品到卖解决方案
欧莱雅中国CEO斯铂涵曾透露,2019年,欧莱雅将聚焦增强现实、虚拟现实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新科技在美妆界的应用,从而转型成为一家美妆科技公司,为更多中国消费者“私人定制”。
关于这一次转型,欧莱雅酝酿已久。早在2016年欧莱雅就投资了5家美妆科技公司,它们分别在私人订制、智能美甲、互联网内容营销等方面具有核心技术。2018年,它再次收购加拿大数字化供应商modiface,后者助力其将AR技术更多地融入到美妆零售中,推出虚拟试妆、试发色等黑科技。此外,欧莱雅还开发出各类物联网智能产品,比如理肤泉UV紫外线感应贴,以及可分析头发数据的卡诗智能美发梳。

从美妆公司到美妆科技公司,新赛道出现了

▍My UV Patch,以 “手机客户端+可穿戴设备”的智能联动,通过精准紫外线监测与定制化防晒产品推荐,保护消费者免受紫外线伤害
战略投资及收购是美妆巨头们增强自身科技实力的主要手段。
2017年,资生堂通过收购MATCHCo、Giaran等科技美妆公司实现“量肤定制”“虚拟试妆”等应用,增强消费者体验。数字化建设也被列入资生堂集团的新三年(2018-2020)战略规划中,为此资生堂在纽约建立了全球数字卓越创新中心。2018年它还对奢侈品电商Violet Grey进行了股权投资。
此外,科技及数字化人才也成为这些美妆公司的人事任命的重点。除了近期联合利华宣布聘用原亚马逊电商高管Sunny Jain为美容和个人护理总裁,去年雅诗兰黛集团也任命两家科技初创企业的女性CEO为集团董事。
加大美妆与科技的结合,已成为美妆巨头们的长期战略目标。欧莱雅认为,未来美妆公司不能只售卖产品,而是要售卖解决方案,这将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科技的力量。
值得一提的是,头部美妆集团现阶段的布局主要体现在5个方面:中国市场、收购、孵化、数字化、零售店。其中,后四者均离不开科技的结合与运用,而中国市场也被认为是全球最大的数字化市场。
国际企业在战略,本土企业在战术
在美妆行业,AR及AI技术为人们选购美妆产品的过程建立了快捷的体验。常见如,以虚拟试用代替实际试用。欧莱雅推出的虚拟试发色技术,解决了用户在现实中试染发色所需要付出高成本的痛点。此外,今年高丝旗下品牌VISEE还推出了利用AI技术的皮肤颜色诊断功能,通过照片即可识别消费者皮肤颜色,从而推荐适合他们的化妆品。

从美妆公司到美妆科技公司,新赛道出现了

▍欧莱雅虚拟试发色应用——Style My Hair
而除了在零售端之外,科技还将被应用于研发环节,例如通过大数据进行消费者调研、原料筛选、配方优化等;生产环节,实现更智能、高效、环保;以及产品方面,实现更多智能便捷的物联网产品应用,以及个性化定制产品等。
例如,通过使用科技手段,自2015年以来,欧莱雅位于法国的工厂碳排放降低了42%,用水降低了93%,垃圾的产生减少了75%,利用人体工程学减少了工人80%辛苦的工作姿势;在与客户合作中宝洁进行了深度的大数据应用,将零供双方的商业计划、媒体资源和促销方案依据大数据算法转变为联合促销预测,并生成预订单进入宝洁供应系统。预订单所代表的需求信号直接并联到生产、材料采购、仓储运输的系统中,拉动最优的供应方案,在准时完整满足订单的同时,减少库存,缩短30%的整体供应链时间,提升客户收货效率高达65%。
不过,在本土企业中,科技和数字化的应用绝大部分还停留在营销及零售方面。同时,与头部国际企业相比,他们更依赖与外部合作,而非内部投资与孵化。譬如与天猫合作利用大数据进行消费者营销洞察及产品开发;与科技公司合作推出智能零售设备,如AR试妆仪器、口红贩卖机等。

从美妆公司到美妆科技公司,新赛道出现了

▍虚拟试妆设备
简要地说,外资企业的科技布局已深入到自身的技术储备、人才储备以及全方位的应用,在于战略;而本土企业大多仅停留在促进销售的战术层面。
科技的突破改变生活
事实上,科技的运用不仅是美妆行业的趋势,也是社会大环境的发展趋势。这在消费品行业中尤为突出。去年,NIKE分别收购了消费者数据分析公司Zodiac、以色列数字视觉公司Invertex,以加强品牌在数字化上的优势;瑞典快时尚品牌H&M注资金融科技公司Klarna,目的是借助后者的力量简化其退换货流程,提升物流效率,连通线上线下购物及支付体验。
人们常言,科技改变生活。准确来说,应该是科技的突破改变生活。例如,移动支付技术的成熟和普及改变的不仅仅是一种支付方式,更是对渠道以及全行业的颠覆。而随着近年来虚拟现实技术的突破与成熟,游戏、零售等行业已率先受到影响。
而当下,社会正迎来5G的大规模商业化应用,以及人工智能的不断突破、与各行业的融合。这势必将再次颠覆市场。有预测显示,到2030年,人工智能将给全球经济带来15.7万亿美元的巨大增长。
美妆行业下一阶段的竞争壁垒
回顾中国化妆品市场发展,中外美妆企业的较量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:
第一阶段,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上世纪80年代,宝洁、联合利华等外资企业纷纷进入中国市场,这一时期凭借先发优势,它们迅速占领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。
第二阶段,上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期,凭借领先的科研及营销手段,外资企业在产品力及品牌力上遥遥领先于本土企业,占据了一二线城市的主流市场。这一时期,通过低线城市的CS渠道,本土品牌实现了原始的规模积累。成就了自然堂、韩束、珀莱雅等本土G8品牌。
第三阶段,近10年,互联网的发展让电商逐渐成为化妆品增速最快的渠道。虽然,本土品牌率先进入,也因此成就了一批淘系美妆品牌,如御泥坊、阿芙等。但2012年之后,外资企业开始大力投入电商,并将其上升至企业战略层面,展开了系统性及深入的运营。
很快,本土品牌被赶超。典型如,天猫双11销售榜单中,本土品牌的式微。天猫数据显示,从2013年到2018年,双11美妆类目TOP5从全是本土品牌变为全是国际品牌。

从美妆公司到美妆科技公司,新赛道出现了

▍2018双11美妆类目排行榜(图片来自亿邦动力网)
可见,从过去的先发优势到品牌力、产品力以及渠道力的比拼,外资企业始终处于领先地位。而下一阶段关于科技的较量,外资巨头们已箭在弦上了。
(图文源自青眼)
将为您减少类似内容
我要收藏
个赞
不感兴趣分享到
微讯社友
匿名评论 开心微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