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计算说起,区块链的大范围应用还要等多久?

2019-01-08 18:24:38来源:

1月4日下午,由巴比特与TokenInsight联合打造的鉴识2019·区块链价值榜发布会在杭州召开,数秦科技为战略合作伙伴,优权天成、超导链合作支持。


在主题为《重塑价值——区块链下一轮行业爆发的逻辑》的圆桌论坛上,巴比特创始人长铗、PlatON创始人孙立林、数秦科技CTO王贲、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李德春、节点资本合伙人杨玉梅以及NGC合伙人朱威宇就区块链的意义、应用、投资与发展进行了深入的讨论。本次圆桌论坛由巴比特COO屈兆翔担任主持。

长铗:计算即权力,计算即权利

计算对区块链的意义,就是PoW对区块链的意义,大家都清楚:计算就是一种权力。以比特币为代表的PoW机制都是基于hash的运算。hash运算的本质是引入单向机制,这种机制就是计算起来很难,验证起来又很容易,所以才使得区块链交易具有不可逆转性、数据具有不可篡改性。但不可逆转性,就造成了资源的浪费。比原链也试图在共识过程当中引入通用的计算。人工智能领域最通用的计算是矩阵层的运算,而且我们发现矩阵层也是可验证的运算。所以我们确实可以通过区块链来为其他领域赋能,比如说带来计算的飞跃。

因为比特币的激励机制,使得我们看到过去几年内比特币算力的增长。在人工智能、深度学习、图形加速领域,我们过去一直处于一个GPU的时代。但如果我们可以通过区块链的思想,使得每个人都可以参与挖矿,来获得一种回报的话,其实这样一种激励机制,可以是加速硬件进化的过程。比如说一个矿工本来需要做挖矿的运算,但他如果用GPU还可以做AI运算的话,他的成本就会大大降低。在行情好的时候,他可以挖矿;行情不好的时候,他可以承接AI的计算任务。除了比原链之外,其实据我了解也有其他的项目有类似的思路。

另外我想说一下“计算即权力”的思想诞生。比原创世区块里面也留下这句话,这句话有两层含义,我们过去只看到字面上第一层含义:权力本身是一种决策权、投票权,但权力是多音字,还可以是利益的利。是谁提醒我这一点?其实也是我旁边这位孙立林先生,他向我提出来,“计算是权力之外,它应该还是一种权利”。其实大数据、AI、区块链,计算都是背后的第一生产力、第一驱动力、第一推动力。将来谁掌握了计算力,他就掌握了在这几个领域最大的话语权。但是,对于公众来说,其实计算也应该成为像水电、水利的公共资源。

同时我要说一下计算即权力思想的来言,它其实来自于“信息即权力”的提法。信息即权力,可以理解为互联网宣言,它的提出者是一个黑客亚伦·斯沃茨(Aaron Swartz),他致力于让公众可以免费开放获取科技文献的资源。也是因为这样他被美国法庭判刑,最终他无法承受这样的耻辱而选择自杀,这是一个以悲剧收场的故事。

但其实亚伦提出的信息即权力也有两层含义:第一层含义,让信息自由流动,让科技成果能够让公众免费获取;第二层含义,要利用信息技术、加密技术,保护公民的隐私。对外部视角来说要信息自由流动,对内部视角要得到隐私的保护,所以计算即权力也有两层含义,也是有内外部视角。因此我们也提出这样一个概念,这也是比原链、孙总的PlatON或者其他的致力于在计算上让区块链和其他的AI或者是大数据融合的团队在做的事情。

孙立林:区块链距离基础设施应用至少还需三到五年的时间

对于To B,我个人一直有一个不成熟的看法。我一直觉得今天离应用还非常早。今天的时代,让我恍惚又回到了90年代,整个通信协议刚刚开始,互联网基础设施刚刚开始。在全球层出不穷的公链创新团队的竞争没有达到融合之前,我认为应用都不够成熟,因为很多基础的问题无法解决,不能只谈性能,也不能只谈隐私。实际上以我的理解:今天所有的算法,都只能解决单一的场景或者问题,它根本不可能构成可运营的基础设施,也就谈不上To B。所以,更谈不上To C。当然有个别的应用可以了,就是数字资产相关应用。但实际上如果想把广义的区块链做成人类真正的基础设施,这条路还是很长,我个人认为仍然有3-5年的路要走。在这个技术上可能有阶段性的小规模应用出来,要看大家的运气。

王贲:区块链只有和其它领域结合才能走得更远

我做了十年大数据平台,我认为必须和区块链结合,所以我先提一个观点,这也是我进入这个圈子观察到的一些现象。其实区块链一定要跳出来和人工智能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IoT结合,才能走得更深更远。探索和实体经济结合有两种途径:一种是大量帮别人做联盟链的项目,但其实我们更倾向于做一个真正的互联网产品,长远来说和司法、版权保护的结合,来做保全网,这是纯粹的互联网的产品。

另外一点,大家知道这个圈子大家都图快,我们选择这个领域就要有长线布局,而且要耐得住寂寞来耕耘这两三年。尤其是这三年,可能也经历了很多,甚至从去年来看也走错了一些路,但是我们现在来看是值得的,因为这是我们跟实体行业结合扎扎实实的点。

杨玉梅:区块链投资要有生态意识

很多Token fund的诞生是根植于行业、了解行业:首先要专注。因为这个行业太早期了,太早期就会存在很多拿不准的状况。拿不准的状况,怎么才能提前布局?一定是非常了解并且真正扎根到行业里面,即专注、懂行;第二,在区块链领域,要讲生态。我们认为区块链未来对整个行业的革新或者整个世界的革新,它是要挑战整个组织方式,可能我们经常说以后公司都不存在了。这个行业里面,你怎么让投资利益最大化?投资的过程中一定要有生态的意识。我们觉得生态的概念,是在投资里面一定要有的。尤其是在投后这一块。

其实这个行业,还远没有达到直接服务于整个To B、To C的阶段。但如果硬要说,我们可能会看好To B比To C多。现在市面上还没有到寒冬,还在初冬,能够有自动造血功能的很多都To B的企业,因为这是整个行业发展的规律,技术发展也有阶段性,最开始它是满足于企业机构的需要,通过企业机构需要跟实体结合,然后再普及到大众。大众的普及,需要硬件、软件和技术全方位。到了To C的时候,应用要非常便利。所以当你的硬件、软件都没有达到要求的时候来谈To C,相对较早。

朱威宇:区块链生态和应用完善需要时间

无论是公链也好,Dapp也好,任何的投资标的也好,寄希望于我投进去,然后过不了几天和几个星期就赚很多钱回来,我认为很难。我们只能慢慢等待事情一件件完成、生态一步步完善、应用逐步落地,这是需要时间的。

我们没有投太多的Dapp,原因是现在的Dapp的规模确实太小了。我们也希望Dapp以后越来越有更多的用户,有更好的流水情况,有比较好的业务表现。到那个时候,有可能在Dapp领域能够看到非常好的投资表现。现在看起来,我觉得Dapp规模还是太小了,因为现在区块链Dapp的活跃用户量比传统的互联网少很多。

李德春:区块链正处于沮丧期

技术成熟曲线大致分五个步骤:第一个步骤,萌芽期。一个新的技术会让很多人很兴奋;第二步骤,兴奋过头,即虚高或者是早期泡沫期;第三步骤,泡沫破灭后的沮丧期;到了这个时间再往后,其实是大家慢慢真正思考,理性看待这个技术真正的价值和应用,是一个新的发展期。;到最后,真正进入新技术的应用很好的良性发展期,这就是新技术的基本发展路线。

我个人认为区块链跟AI、AR、VR技术不太一样,它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创新路线,它是一个生态,有可能成为继互联网之后最重要的技术。我们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大的技术创新。区块链一定是处于一个沮丧期,泡沫破灭期,这也是很明确的。如果大家没有信仰,不管你手有币还是有项目,其实都是很沮丧的。但是沮丧期到了后面的发展期,就是正负能量的交织,这个时间有多长?我真不敢说它是三年还是五年,但未来一定是很光明的,这一点我们坚信,我们认为区块链具备了互联网当年改变我们生活的潜力。我是一个坚定的信仰者。

本文源自算力智库
将为您减少类似内容
我要收藏
个赞
不感兴趣分享到
微讯社友
匿名评论 开心微评论